2016年9月30日 星期五

一起來啪啪啪 - 拍板小館

啪啪啪! 啪啪啪! 啪啪啪! 今昤今日聽到呢三個字,你我他她祂都會諗起衰野,覺得俗不可耐。

無聊話說完,要入正題說今次的啪啪啪! 這一個 "啪啪啪" 代表的是一間餐廳,是一間位於佐敦,深入了官涌街一帶的一間馳名的粵菜館,名叫《拍板小館》。據說,這《拍板小館》的大老闆是電影業人士,所以 "拍板",就是拍電影開鏡的那一個 "拍板",而這店的內外,充滿了影視界明星的合照,就知道好多明星俾面而來,當然,地點既就腳又隱蔽也是受明星歡迎的完因。


2016年9月28日 星期三

中午的《三河屋》

識飲識食的朋友,應該都聽過《三河屋》這一個大名。未聽過不緊要,多年沒有來過的我就為大家簡單地報導一下。

這一家位於紅磡的日式小店,若不知道他日積月累的名氣,小小店會令人覺得是一間香港式的日本餐,serve 的是港式日本餐。但當你有日本文化的認知,這店的料理雖然不華,但,令人感覺到這是一間近似日本家庭料理的小餐廳,小小居酒屋。


2016年9月26日 星期一

半熟工房的半熟宣言 (Hanjuku Kabo)

前排,也許是好好好前排,日本的半熟芝士蛋糕撁起了一個小小的熱潮。而熱潮過後,能留下來繼續有生意做的,必屬佳品 (好多人都咁話)。所以,今時今日仲見到主打賣半熟芝士蛋糕/蛋撻的店舖,一定是水準不錯的店。

太太一直都好想一試半熟芝士蛋撻,而上次在大阪,因為排大隊而錯過了;她在西九龍中心見過一店,可是該店的出品,望見都唔開胃,又要錯過了。而我在銅鑼灣見到這《半熟工房》(Hanjuku Kabo),我說買回來食,但太太堅持說要是即買即食才好味道,所以,這日剛好一家出遊港島區,來到銅鑼灣,我們就一起,一家三口來拜訪這《半熟工房》,每人來一件半熟芝士蛋撻。


2016年9月23日 星期五

Big Fernand - 銅鑼灣街頭的法國漢堡

好多人知道 Hamburger,是美國發明的國際美食,但也有好多人認為,Hamburger 是德國城市漢堡 (Hamburg) 的市民,漢堡人 (Hamburger) 的意思,所以,有一批人認為,真正的漢堡包,是德國的食品。

真正的漢堡,來源的確是美國,並不是德國,不過,相傅是由一名丹麥裔人在美國 Connecticut (康涅狄格州) 發明的。本來,這一種食品依然是稱為 Sandwich (三文治) 的。不過,要說 "漢堡" 的出處很多,但翻查了少少資料,"Hamburg Steak" 碎牛肉扒,的確是一種被稱為來自德國漢堡的美食。

今時今日,漢堡包,是一個國際性的美食,世界各地都有令他們自豪的漢堡包出品。先前,我去中環的 IFC 試過一間來自法國的漢堡包店《Big Fernand》,近日得知他們在銅鑼灣開了分店,當然要捧下場,於是,我就約了好友,一起來一個 French Burger。


2016年9月22日 星期四

あかばしラーメン(赤橋拉麵) = 屯門紅橋的日式拉麵

某一天,我又出現在我幾乎每星期都出沒的景峰花園,而有時間行下街時就轉了落去井財街看看,而這一次的巡視,給我發現了不少新店,有新的咖啡店,也有新的茶餐廳、甜品店。當中,吸引到我的,就是這一間只有日文名字,叫做《あかばし》的拉麵店。而我感覺到,香港的日式拉麵版圖,越擴越大。現在,連這一個不近屯門市中心的生活小區,都可以找到拉麵店的蹤跡,真的要嘩一聲。



隔了兩個星期左右,我又有空落去井財街的一帶吃吃喝喝了,而第一間我要來試的,就是《あかばし》,入到來才知道,這店的漢字名稱,是《赤橋拉麵》。

2016年9月20日 星期二

滄海一聲笑 - 美孚新邨《滄浪亭》

我住在美孚新邨這一個地方差不多有十年的時光,在美孚新邨的飲飲食食地方,好多都是我生活上的回憶。雖然,家父,胞兄姊依然住在美孚,但每一次回到美孚,都會選擇享受家母的廚藝。

不過,近來在社交網站的美孚 group 看見,一間美孚的上海小店被日本的傳媒報導過,而這一家小店,就是位於第一期平台的《滄浪亭》上海小店。


2016年9月19日 星期一

案件重演勝地其實是好地方 - 西貢《西湖餐廳》

如果有留意警訊,相信有不人會留意到,重演返什麼國內騙案,當要說在什麼羅湖、東莞、 的乜乜茶餐廳等時,電視機面前的畫面,好多時,都是叫《西湖餐廳》。

電視機出現的《西湖餐廳》,是真正的存在著的,不過,這並不是什麼騙案發生的熱門地方,地點也不在國內人流複雜的地方,而是位於香港後花園西貢市,深受本地居民及遊客喜愛的一間老字號茶餐廳。


一出此文,好多人會說,《西湖餐廳》已經不及以前了。說真,我也有少少同感,因為這餐廳已經易手了多次,但因為名氣大,名稱上沒有大改變,食物上,雖說是不及從前,但慢慢地,都 pick up 返西貢朋友的口味,一樣是有越做越好的感覺。

2016年9月17日 星期六

得獎的精美粵菜 - 怡東軒

飲食界,每年都有大大小小的比賽,表揚廚師,表揚餐廳的獎項。令到飲食業不斷地創新,不斷有出奇地好睇又好食的中菜,粵菜出現在大家的眼前。而且,我可以說,食物同藝術,有昤是二合為一的東西。

是日,來到了銅鑼灣怡東酒店內的《怡東軒》,有幸地參與了一個得獎菜色的試食飯局,品嚐了一個又好睇又好食的精彩午宴。


2016年9月15日 星期四

宜蘭車站的幾米樂園

幾米的繒本,是一個深入港、台年青人心的集體回憶。沒有看過幾米的繒本? 不緊要,說真,我也未正式看過幾米的作品。但改篇成為電影的好幾套著作,相信都會令大家記憶猶新。由《向左走、向加走》開始、《戀之風景》、《地下鐵》、《星空》等...都是非常成功的華語電影。

是次遊台,其中一個目的地是宜蘭,而我們都宜蘭市,或多或少都是為了市內的一個地標性的景點,這就是位於火車站旁的《幾米廣場》了。


2016年9月14日 星期三

Cathay City ‧ Headland Hotel ‧ Lion Rock Café

香港,有好幾個機構是開放給公眾人士組團入去參觀的。當中,好多人知道的就是汽水廠同麵包廠,仲有每年的指定時候,巴士廠也會開放給公眾參觀。這一次,我亦同樣去了一個好多人都知道可以組團參觀的地方,雖然都是一項工業,但參觀並不是廠房,是《國泰航空公司》(Cathay Pacific) 的 Headquarter。在此要先多謝我們團隊中一名任職空中服務員的朋友之安排,帶領我們一團人,參觀國泰員工的訓練的基地,辨工的地點及吃了一餐夠好的自助餐。


2016年9月9日 星期五

在台灣坐火車當然食台鐵便當 (台北及花蓮篇)

在台灣坐火車當然食台鐵便當,呢一個係去台灣旅行時,要搭乘長途火車的話,在車上食便當,是一個好好的旅遊體驗。

這一次遊台,我們有一段宜蘭、花蓮的行程。我們愛火車,另外由台北前往花蓮,也的確只有火車可以坐。而我們第一天的火車行,就是先到宜蘭。我們買好車票之後,見有時間,就去車站的《台鐵便當本舖》,買幾個便當,路上食。


2016年9月8日 星期四

鵝頸素場 - 六和素食

之前說過,港島區的素食福地是北角。其實,不單只北角多素食店,灣仔區也是一個好多素食店選擇的好地方。

在我工作的鵝頸橋周邊,已經有不少素食店了。曾幾何時,因為打風吹甩了廣告牌,我才知道N年前,鵝頸街市的外圍,那座有小肥牛、春夏秋冬兩間火鍋店的那個位置,原本也是一間好大的素食餐廳。

應該也是去年才開業吧。也是正正在這一個鵝頸街市的外圍,不過是另一座面對堅拿道西的建築,有另一間素食餐館開張了。是日,剛好陪太太、外父及兒子遊完海洋公園,回到銅鑼灣飲食,我就想起這《六和素食》了。


2016年9月6日 星期二

Hungry Korean - 韓國版的飢餓遊戲

幾個 oppa,N班韓團,成功地令香港人迷上了韓國的一切一切。所以,近呢十幾年間,韓國餐廳越開越多,亦令到香港出現的韓國餐,不再限於石頭窩飯同韓式燒烤,也令好多好多的韓國品牌餐廳,進註香港的飲食市場;也有人不斷把韓國的菜式加以創新同時尚化,吸引年青人之餘也把韓國的食品變健康了。

而《Hungry Korean》這一個品牌,早在多年前,尖沙咀的亞士厘道接觸過,因為這店把傳統的韓食健康化同快餐化,所以版圖越做越廣。這一天,我們一家三口在沙田,要來一個既簡單又快又特別少少的 early dinner,我們就來到位於連城廣場的分店。


2016年9月5日 星期一

新聞屋午餐 - The News Room Diner

從前,我對太古的認識,只有太古方糖同太古城。後來,多了太古坊的出現,令本是船塢及工業區的鰂魚涌變成了一個時尚的新商業中心。亦因為這樣,太古坊內同周邊的舊區,出現了非一般的生氣。

從前的我們,絕對不會為了食飯而來到鰂魚涌,但今時今日,午間的鰂魚涌,除了是太古坊工作人士之福之外,在北角工作的大眾,也會搭幾個站的 "叮叮" 來到這一頭,享用一些較高質素的午餐。

這一天,因為要找朋友幫忙辦點事,在該區工作的朋友就說在《The News Room Diner》訂了檯,我們邊談事,邊品味一頓美國式的午餐。


2016年9月2日 星期五

高街上的《Granville Island》

很少來西環,也很久沒有在西環閒逛,就算有,都只限於位於山腳,電車路、皇后大道西、頂多是堅尼地城一市,除了上幾次有特定的飲食目標之外,都未上過來 explore 一下第一街、第二街、第三街同高街。

是日,中午的兩小時實在太無聊了,我獨個兒來到正街行一行,因為太耐冇來,我發現這一帶早已經變天了。當我行到高街,原來早已經變成一條西餐廳林立的為食街。當我鎖好目標,便 call 埋在附近工作的好友,一起來試一試這一家名叫《Granville Island》的西餐廳。